首页 组织机构 制度规划 修志法规 信息公开 投稿信箱 专题活动 机构沿革 区县动态


西晋末代皇帝——司马邺

作者: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时间:2017-05-16

公元290年,历史上著名的“白痴”皇帝司马衷继位当了西晋的皇帝,史称晋惠帝。性格妒悍而多权诈的皇后贾南风,想把朝政抓在自己手中,密诏楚王玮带兵进京,杀掉了辅政大臣、外戚杨骏及朝野人士数千人,最后又以矫诏擅杀之名除掉了楚王玮,从而挑起了西晋宗室大混战,先后有八个王纷纷起兵,展开了一场血腥残杀,历史上称为“八王之乱”。八王之乱为时长达16年之久,使本来就腐朽昏暗的西晋统治更加混乱无序。公元304年,匈奴贵族刘渊首先起兵反晋,自称汉王,第二年称帝改元,建都平阳(今山西临汾西南),史称前汉政权,多次派兵向晋都洛阳发动进攻。永嘉五年(311)汉将刘曜率领大军攻陷洛阳,俘虏了晋怀帝,纵兵大肆烧杀抢劫,将宫中珍宝财物掳掠一空,官民死于乱兵者3万多人,昔日繁华热闹的洛阳在这场浩劫中化为一片废墟,史称“永嘉之乱”。

在洛阳失陷时,镇守长安的是南阳王司马模。前汉在攻取洛阳两个月后,即向关中大举进攻。南阳王司马模令其牙门将军赵染防守蒲阪(今山西永济市西)。赵染曾求为冯翊太守一职,南阳王司马模没有答应,赵染一怒之下竟投奔前汉,前汉皇帝任命他为安西将军,与另一安西将军刘雅统领2万铁骑为前锋,西攻长安,河内王刘粲、始安王刘曜指挥大军继之。司马模前往潼关迎敌,结果大败而归,赵染长驱直入兵至下(今渭南市东北),司马模部下凉州将北宫淳率领部众奔出长安,投降前汉。前汉军队将长安团团围定,展开猛攻。南阳王司马模见军中无粮,士卒离散,兵无斗志,只好开城投降,结果被杀。前汉任命始安王刘曜为车骑大将军雍州牧,封中山王,镇守长安。史载当时长安饱经战乱之后又发生大饥荒,“关西饥馑,白骨蔽野,士民存者百无一二”。

长安城破后,西晋冯翊太守索琳、安夷将军麴允和阳令梁肃等共推安定太守贾疋为平西将军,集结兵力5万,向长安发动进攻。雍州刺史麴特、新平太守竺恢、扶风太守梁综也集结军队10万,与贾疋会师,组成三秦联军,与前汉军队一战于新平(今陕西彬县),再战于黄邱(今淳化县东),三战于新丰(今临潼区新丰镇),都取得了胜利,长安陷入晋军的四面包围之中。正在这个时候,豫州刺史阎鼎等人保护晋武帝之孙、12岁的秦王司马邺西奔关中,绕道武关,行至蓝田,被三秦联军迎入雍城(今凤翔县东南)。永嘉六年(312)春,三秦联军向长安发动总攻,刘曜抵挡不住,驱掠关中男女百姓8万余人逃离长安,奔回平阳。贾疋等将领奉秦王司马邺入长安,拥立为皇太子,以长安为行台建立了临时政权,封贾疋为征西大将军,阎鼎为太子詹事,总摄百揆。但时隔不久,三秦联军内部发生了严重的内讧,先是阎鼎利用职权杀死了京兆太守梁综,梁综的弟弟梁肃联合雍州刺史麴允、抚夷护军索琳合攻阎鼎,阎鼎逃往雍城,被氐人杀死。贾疋也在与前汉梁州刺史彭仲荡之子彭天护的作战中阵亡。

公元313年四月,晋怀帝被毒死平阳的消息传到长安,皇太子司马邺先下令全城举哀,然后登基即皇帝位,以长安为都城,改元建兴,史称晋愍帝。愍帝任命麴允为尚书左仆射、录尚书事,索琳为尚书右仆射、领京兆尹,掌握军国要政。

晋愍帝定都长安时,关中在经历了“八王之乱”的动乱和前汉军队洗劫后,已是疮痍满目,残破不堪,再加上连年饥荒,“士民存者百无一二”,而长安城内的人口还不到百户,到处是断壁残垣,荆棘成林。全城粮仓空空,官私车辆只有4辆,文武百官没有官服印绶,只得杂服上朝,在桑木手板上写上自己的爵位官号。建兴三年(315)关中人尹桓、解武等率众盗掘汉文帝霸陵、汉宣帝杜陵等陵墓,获得大批金银珍宝。晋愍帝听说后,立即派人前往盗墓现场,收集剩余财物以充实国库,可见当时西晋财政拮据到何等程度。政权草创的困难艰辛尚在其次,更为严重的威胁是汉兵不断由东西两路进攻关中,企图重占长安。因之,在长安重建的西晋政权一开始就陷入四面危机之中。

建兴元年(313)前汉中山王刘曜卷土重来,统领数万大军渡河进攻长安。麴允统领军队迎击刘曜军队,双方相遇于黄白城(在今陕西三原境内),前汉军队凶悍无比,麴允屡战屡败,形势十分危急,晋愍帝赶忙封索琳为征东大将军,率军星夜赶往黄白城增援麴允。不料刘曜部将赵染乘麴允、索琳统军在外,长安空虚之际,指挥精骑五千夜渡渭水,偷袭长安城。晋愍帝惊慌失措,躲入内城射雁楼。赵染占领了长安外城,放火焚烧宫殿民居,杀掠千余人,屯驻于长安城西南的逍遥园。幸有晋将军麴鉴从阿房宫方向率兵五千发起殊死反击,赵染兵败,被迫撤退,麴鉴乘胜追击,结果遇到前汉主力,大败而还。这时麴允在黄白城大举出击得胜后骄傲轻敌的刘曜,大获全胜,阵斩汉将乔智明,刘曜被迫退军撤回河东,使西晋政府暂时度过了定都长安之后的军事危机。

据史书记载,主持西晋长安朝政的麴允虽然号称忠义,天性仁厚,但威严不足,优柔寡断。为了勉励众将忠于皇室,他采取了封官许愿、不惜爵位名号的手段,如吴皮、王隐等人,本是无赖凶顽之徒,皆加以重爵;新平太守竺恢、始平太守杨像、扶风太守竺爽、安定太守焦嵩,皆赐予征、镇等将军杖节,加侍中、常侍等封号;甚至一些村坞堡主、地主武装首领,都给以朝廷将军封号。这样做的本意是安抚各方,厚待将领,笼络人心,但其结果却是导致众将骄横无比,“恩不及下,人情颇离,由是羌胡因此跋扈,关中淆乱”。

建兴二年(314)五月,前汉中山王刘曜与赵染率兵再次进攻长安,刘曜统领大军屯驻潼关,赵染率领前锋进抵新丰。索琳统领军队出城抵御,击败了赵染部众。刘曜统领数万大军赶来,与赵染会合,重新发动进攻。坐镇冯翊的麴允在兵败之后乘敌骄纵不备之机,出兵夜袭前汉将领殷凯军营,杀死了殷凯。刘曜被迫撤军,途中遇到西晋并州刺史派遣的由参军张肇率领的救援长安的鲜卑50余骑,刘曜部众望见鲜卑旗号,皆惊惧交加,不战而逃。是年秋天,赵染又单独出兵进攻北地郡(辖今铜川市、富平县一带),结果被赶来救援的麴允击败,赵染中弩而死。

建兴三年(315)九月,刘曜再次出兵,分攻北地和冯翊两郡。晋愍帝以麴允为大都督,指挥军队前往北地御敌。十月,冯翊失守,太守梁肃退守万年(今西安市东北)。刘曜又转攻上郡(时郡治在今富县),麴允屯军黄白城,见汉军兵强马壮,而晋军势单力薄,不敢主动出击。

建兴四年(316)七月,刘曜督率大军从上郡南下,进攻北地郡,郡太守麴昌固守待援。麴允深知前汉军队一旦占领北地,关中门户大开,长安岌岌可危,便亲自统领3万精骑前往驰援。刘曜在北地绕城放火,烟尘蔽天,又让部下士兵扮作难民南逃,路遇麴允军队,谎称北地已经失陷,救援无济于事。麴允信以为真,遂退军至陵武(一作灵武,在今咸阳市东北)。麴昌见援军不至,奋力突围逃回长安,北地遂为刘曜所占。刘曜挥军大进,兵锋推进至泾阳(今陕西泾阳县),渭河以北诸城相继陷落。八月,汉兵包围了长安,昼夜攻打不息。在晋愍帝飞诏告急下,镇西将军焦嵩、平东将军宋哲、新平太守竺恢、扶风太守竺爽等各率勤王兵马赶来救援,散骑常侍华辑监京兆、冯翊、弘农、上洛四郡兵东屯霸上,西晋宗室、相国司马保所部镇军将军胡崧帅城西诸郡兵屯遮马桥。按说城外西晋各路援军达数十万,人多势众,完全可以解长安之围。谁知各路将领或畏敌如虎,或暗怀异心,都见危不救,作壁上观。冬十月,京师饥甚,米斗金二两,人相食,死者太半。九月,孤立无援的长安被刘曜攻破外城,切断了城内对外联系,麴允、索琳只得退保内城。这时城中粮食已告罄尽,甚至到人相食的地步,军民死伤过半,将士离心,逃亡日众。就连晋愍帝也无以为食,太仓只剩下几十个已经发霉的面饼,麴允把面饼研为细末,做成稀饭,献给愍帝进食。到了十一月,天气严寒,百官军民饥寒交迫,晋愍帝也被饿得饥肠辘辘,流着鼻涕眼泪对麴允说:“今窘厄如此,外无救援,死于社稷,是朕事也。然念将士暴离斯酷,今欲因城未陷为羞死之事,庶令黎元免屠烂之苦。行矣遣书,朕意决矣。”派人出城向刘曜递交了投降书。到了约定受降的那一天,晋愍帝“乘羊车,肉袒衔璧,舆榇出降。群臣号泣攀车,执帝之手,帝亦悲不自胜”,入汉营向刘曜投降。

这一年晋愍帝仅17岁,即位不满5年。西晋王朝的统治至此结束。后来刘聪在都城平阳大宴群臣,命令愍帝穿着宫中奴仆日常所穿的青色衣衫,挨桌给汉国文武百官把盏倒酒,然后手执抹布,洗涤酒器。汉国群臣见昔日号称天下至尊的中原皇帝青衣行酒的模样,莫不鼓掌大笑,得意洋洋,连声怪叫不已。晋臣在座者见愍帝遭此欺凌侮辱,大多掩面失声而泣,不忍观看,尚书郎辛宾扑上前去,一把抱住愍帝,嚎啕恸哭起来。刘聪见状大怒,喝令刀斧手将辛宾推出斩首,从此觉得留着愍帝性命是一个祸害。麴允在狱中幽愤自杀,索琳被杀。公元3 1 7年底,晋愍帝遇害于平阳,时年1 8岁。同年,晋琅琊王司马睿在建康(今江苏南京)称帝,建立了东晋政权,从此中国历史进入东晋十六国时期。


    
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加为收藏 | 设为首页
西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
电话:029-86788710 传真:029-86788711 地址: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09号 邮编:710007
网站维护电话:029-86788730 陕ICP备11012317号 访问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