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body id="m4x4t"></tbody>

    <tbody id="m4x4t"></tbody>
    <em id="m4x4t"><tr id="m4x4t"><u id="m4x4t"></u></tr></em>
  • <tbody id="m4x4t"></tbody>

    <tbody id="m4x4t"></tbody>

    <li id="m4x4t"></li>

    童年美食記憶之零食

         不似如今,琳瑯滿目的零食讓孩子眼花繚亂,在我的童年,零食的花樣屈指可數;不似如今,美味的零食來自于超市商鋪,在我的童年,零食只來源于奶奶的手上和爺爺的口袋。雖然在我的童年里,零食的種類就那幾樣,沒有精美的包裝,沒有多變的口感,但是卻異常的美味,其中包含著奶奶的用心與爺爺的愛心,時隔二十多年,回想起來,仍是回味無窮。

         奶奶有一雙可以制作美味零食的手,她制作的零食,品相興許一般,但是味道卻是最好的。小時候的我與很多孩子一樣,會挑食,所以是三餐吃不飽,經常會喊餓,奶奶為了“堵”住我的嘴,喂飽我的胃,就會一大早起來做“粿包”,這在我的童年里,是最好的能吃飽的零食。做粿包前需要把米先泡上一個晚上,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就會把泡好的米用院子里的石磨磨成漿,磨好的漿放到鍋里燜,一邊燜一邊攪拌,直到水分蒸發,燜成粿,通過捶打粿,增加粿的彈性和嚼勁,最后包上筍干和蘿卜絲,美味的粿包就做好了,這樣的粿包,既是我的零食,同時也經常作為我的主食,一天三頓,一點兒也不覺得膩味。在做粿包的同時,奶奶還會順帶做粿皮,放油至平底鍋中,涂勻鍋底,把磨好的米漿鋪在鍋中,待其表皮冒泡,就把蘿卜絲均勻撒在上面,翻到另一面,待兩面煎成金黃色,可以用刀切成小片,味道香、脆,有點類似于山東雜糧煎餅,拿上幾塊,分享給小朋友,聞著香味,聽著咬下去嘎嘣脆的聲音,那是最快樂的事情。

         爺爺有一個可以“變出”零食的上衣口袋,我喜歡在門口迎接干活歸來的爺爺,在傍晚時分,爺爺扛著鋤頭回家,看著大門迎接他回家的我,會很自覺的彎下腰,讓我摸到他的上衣口袋,因為那里經常會“變出”好吃的零食,那是我記憶中最神奇的上衣口袋。地茄子、烏飯果、野草莓、野柿子等等,其實這些野果的名字我小的時候并不知道,只知道爺爺帶來的這些野果子都非常好吃,酸酸甜甜, 比如地茄子,這種野果子長在地面上,一般在九月份成熟,果實由綠變紅,最后變成紫色,紫色也是地茄子成熟的顏色,成熟的地茄子酸中帶甜,果肉有點沙沙的,像是吃蛇果;烏飯果長在灌木叢中,不易采摘,未成熟的烏飯果身披白毛,待七八月份,果實上的毛褪去,果實呈暗紫色,味道先甜后酸,非常清爽;還有野草莓,這是目前還比較容易找到的野果子,在家鄉,它的學名叫茅莓,有點像桑葚,果實鮮紅,味道酸甜多汁;野柿子,有兩種吃法,生吃也可,但是一定要成熟了吃,未熟的野柿子非常的澀,也可以“加工”后吃,未成熟的野柿子拿回家,奶奶把它埋到酒糟里,三五天后,就可以吃,味道比生吃更加美味,還有很多野果子,但是隨著生態的改變,現在很多都已經找不到了。對了,爺爺從山上帶來的這些野果子,不僅是非常好的零食,很多還是非常好的藥材哦,有清熱解毒,富含維生素C等。

         有時候,看到超市里種類繁多的零食時,我會感慨現在的孩子真幸福啊,但是當我回味爺爺奶奶變著法子給我“創造”的零食時,我又從心底覺得自己童年的幸福,是的,現在的孩子可以選擇的零食比我童年時多得多,但是與那種用心在有限的條件里“創造”出美味的零食相比,現在的零食未免太“無味”了。

    作者:建甌稅務 陸德妹

    (刊登于《海峽稅務》2019年第11期)

    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https: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8V1dsfibT1uJUNjtWuanK7H78ZjH0y7qzAFa4ls5drOXQzc0JDU7LFYMNudMsRm51HWa0UUyhgPjbxNfia0chciag/0.jpeg
    分享
    評論
    首頁